新时代赌城手机版 > 历史战争 >
阿拉丁也因而熟悉了经商的门道,皇帝携皇后驾临公主的洞房

一天,阿拉丁在大街上听说皇帝的女儿白德尔.布杜尔一会儿要出宫到浴池去洗澡.他很想看看这位公主,在这以前他还从未见过她呢. 过了一会儿,公主果然出宫了,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伐向浴池走去,周围跟着许多卫兵.待公主走近了,阿拉丁看清了,不禁为她的美丽和活泼而动心. 阿拉丁回到家里,公主娇美的身影总在他的眼前晃动着.这时,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闯入他的脑海......他要娶白德尔.布杜尔公主为妻.他对这件事反复思虑了许久,还是那盏多次创造奇迹的神灯使他鼓足了勇气:他也深信凭着自己的努力,这个愿望一定会最终实现的.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已成为国内颇负声望的知名人士,完全有资格向公主求婚.万一有什么困难阻碍他,神灯就会帮他排忧解难的. 阿拉丁的母亲见他的言行举止有些异常,终日冥思苦想,便关切地问他: 孩子,你这是怎么啦? 阿拉丁一时难以启齿,害羞地低头不语,经母亲再三询问,才支支吾吾地说: 妈妈,为了不使你以为我鬼迷心窍,我本来不想把自己的苦恼告诉你.可你一再追问,我就不能向你隐瞒我的心事了.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街上看到了皇帝的女儿,从此我就爱上了她,我想娶她为妻. 阿拉丁的话音未落,母亲就惊讶地喊叫起来: 伟大的中国皇帝的女儿?你,穷裁缝穆斯塔发的儿子.小小的阿拉丁想娶她为妻?你疯了,孩子,你真的疯了! 阿拉丁却微笑着说:不,妈妈,我没疯,我非常清醒,我对自己所说的话确信无疑.我只求你去办一件对你来说轻而易举的事,那就是请你到皇宫去向皇帝请求,求他把公主白德尔.布杜尔嫁给我. 母亲更为震惊,说:你就别异想天开了,孩子,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假如皇帝得知你说了这样的话,他就会让人把我们钉死的.我们是什么人,竟能向伟大的皇帝求婚?孩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去选任何一个别的姑娘吧!我给你做主.你想娶皇帝的女儿,简直是妄想,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你又何苦去惹皇帝动怒和别人讥笑呢? 请你相信,妈妈,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我都绝不改变念头.我只求你到皇宫去,请求皇帝把女儿嫁给我.假如皇帝恩准了你的请求,那么我最大的愿望就实现了,如果皇帝拒绝了你,那么你作为母亲也为我尽了力. 在阿拉丁恳切地请求下,母亲动了心,说: 那好吧,让我去试试看,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过了一会儿,又问:孩子,让我到皇帝那儿去求婚,可我们又有什么礼物能拿得出来送给皇帝呢? 我可以送给皇帝最珍贵的礼物,因为我有无价的稀世珍宝. 母亲嘲讽地问:孩子,你能有什么?你所梦想的那些稀世珍宝在哪儿呢? 阿拉丁冷静地说:妈妈,你还记得吗?我从宝库里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呀!皇帝的宝库里都没有这些珠宝呢!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看法,那些大珠宝商.大富豪们也这么认为. 即使我们把这些礼物都送去,皇帝再跟你要给公主的彩礼怎么办?再说,你娶了她以后,你让她住在哪儿呢?难道一位公主会愿意和你住在这么寒酸的房子里吗?这一切都是你所难以办得到的.

《一千零一夜》, 是阿拉伯的民间故事,是世界上最具生命力、最负盛名,拥有最多读者和影响最大的作品之一,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从此,阿拉丁每时每刻都在准备着迎接白德尔.布杜尔公主的新婚佳期的到来.这样过了两个月,他心里一直是美滋滋的.但事实却出乎他的意料. 一天早晨,阿拉丁母亲出门上街,发现城里到处装饰一新,街头巷尾搭了不少凉棚,她问行人:这是怎么回事?行人奇怪地说:难道你不是住在这座城市的人吗?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今天皇帝的女儿白德尔.布杜尔公主将要和宰相的儿子举行婚礼? 阿拉丁的母亲听到这里,连日来的欢心顿时凉了半截.她悲哀地想,怎么堂堂一国之君也会食言?皇帝怎能失约?她急匆匆跑回家里,将所见所闻全都告诉给儿子.阿拉丁对此惊愕不已,但他很快地就克制了自己.他明白,绝望和悲伤对事情没有任何帮助.他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采取果敢行动,去达到最终目的. 阿拉丁走进另一个房间,关好门,把藏在里面的神灯取出来,擦了擦灯身,那巨人即刻出现在面前,和蔼地问: 主人,您有何吩咐? 阿拉丁说:今夜,宰相的儿子要和白德尔.布杜尔公主举行婚礼.我只要求你把宰相的儿子弄得远远的,别让他接近公主. 明白了,遵命!我的主人.巨人说完飘然而去. 入夜,婚礼结束后,新郎和新娘双双向洞房走去.当公主走进洞房后,身后的宰相儿子被巨人劫持,被藏在皇宫的厕所里.为了不使公主受到惊吓,巨人这回没有显现.公主回头不见了新郎,十分吃惊,在周围找了找,也不见踪影,她睡也睡不下,喊也不敢喊,只好闷闷不乐地在洞房里呆坐了一夜. 次日清晨,巨人释放宰相的儿子时,告诫他不准说出去,否则后果自负.他失魂落魄地回到洞房,痴痴呆呆地坐在屋里,不敢乱说乱动. 不一会儿,皇帝携皇后驾临公主的洞房,以示贺意.不料,他们却见女儿暗自伤神,感到十分奇怪,便问她为何如此伤感. 公主面对父母,对此事也难以启齿,只是木讷地呆坐着.皇帝和皇后爱怜地安慰了她一番,也悻悻而去. 入夜,新郎又像前一天晚上一样地不见了.第三天又是如此. 公主实在忍受不了这种蜜月生活,便向她的母后泄露了这一秘密.皇后当即告诉了皇帝.皇帝听罢龙颜大怒,遂命人宣宰相和他的儿子入朝,让他们快快道出实情. 宰相的儿子见皇帝动问此事,扑通一下子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地将这三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说完,他要求皇帝解除他与公主的婚姻. 皇帝对他这一要求很不高兴.这时,他想起了自己与阿拉丁母亲的约定,这才相信,他女儿的不幸,原来是真主对他食言的惩罚. 阿拉丁从巨人那里对事态的发展了如指掌,暗暗窃喜. 阿拉丁耐心地等了三个月,便又催母亲进宫,提醒皇帝. 皇帝一见到她,就招呼她.她毕恭毕敬地走上前,双膝跪下对皇帝说: 皇上,我到您这儿来是想提醒您,三个月已过,您女儿和我儿子的婚期已经到了. 皇帝表示要履行诺言.他回头征求宰相的意见,宰相说: 启禀皇上,我认为皇上不应该把公主嫁给一个不明身份的男人,他不配和中国当今高贵的皇室缔结姻缘.我看我们要想从这个窘境中逃脱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他要各种彩礼,以此来为难他,迫使他打消这个念头.这样,他也不能怪我们违约.

阿拉丁自从懂事以后,便开始走正道。他每天都到街上去和生意人一起交流,大家都很喜欢他。阿拉丁也因而熟悉了经商的门道,了解了行情,懂得了商品品质和价格。他努力地学习着做生意的本事,摸索着经商的规律,一心一意想成为商业巨头。

有一天,阿拉丁像往常一样穿着整齐的服装,想到街上去看看、什么新鲜可学的东西,这时他听到一个差役大声念着通告:“尊严而伟大的皇帝有旨,令所有的市民都不许出门,因为布都尔公主今天要去澡堂沐浴熏香,所以,城里所有的商店都要停业,居民闭户一天。通令,今天所有的居民都禁止到外面去,违者杀头!”

阿拉丁听说皇上的女儿要出来洗澡,他感到这件事肯定挺有意思,所以他决定看看从皇宫出来的公主到底是怎样的。他心想:“我听说公主美丽可爱得不得了,今天借此机会,无论如何也要看她一眼。”

阿拉丁因为太想见一见布都尔公主,所以决定先上澡堂去,躲在穿堂的后面等待布都尔公主,这样,当布都尔公主走过穿堂时,他就能偷偷地看到她了。一经决定后,他就飞快地跑到澡堂,在穿堂的后面找了个藏身的地方,于是就蹲下身来,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焦急地等待着公主的出现。

此时的布都尔公主已经出了皇宫,走在大街上,她在众奴仆的陪同下,穿街走巷,就像是出了笼的鸟儿一般,东瞧瞧,西看看,到处游赏着,观看着,她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地新奇和好玩,一直到实在太累了,她才姗姗地来到澡池。她一进大门,便撩起面纱,跳起了欢快的舞步,边旋转着,边向里飘来。这时候,阿拉丁看见的是一个美丽活泼的少女。她的面庞像洁白的珍珠,眼睛像发光的太阳,还有两道轻巧的眉毛和一口洁白的牙齿。她美丽可爱,就好像仙女下凡。阿拉丁不由自主地叹道:“都说公主美丽,我还以为他们是瞎说呢,原来,公主比传闻还要漂亮和可爱呀!”

此时阿拉丁的心不知何故,竟跳个不停,就算用手按着它,也不能让它平静如常,看来是丘比特的箭,不偏不倚地将他的心给射中了,阿拉丁完全被公主的美丽打动了。从那以后,他的心中就只有公主了。他一天到晚,茶不思,饭不想,对一切都了然无趣。一天一天过去了,阿拉丁的身体明显地瘦了很多,精神倦怠,常常独自一个人在家中沉默寡言,连他母亲同他讲话都听不见。她母亲不禁着急起来,心中充满了忧虑。

有一天早晨,阿拉丁和他的妈妈一起就餐时,他的妈妈关怀地问道:“孩子啊!你为什么这几天总是不高兴,闷闷不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使你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原来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原先阿拉丁一直认为天下的女人都和自己的母亲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当然,他也常听别人谈论起皇上的女儿布都尔公主如何如何美丽绝伦,如何如何娇好,是个绝代佳人,但是,他却从来都不知道何为“美丽”,更不懂得什么是“爱情”。但自从那天他亲眼见到了公主以后,就一下子坠入了爱河,弄得他整天神魂颠倒,精神恍惚,突然之间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因此,当他母亲一再问他出了什么事时,他也不明白,只是不高兴地摇摇头说:“没有了,妈妈,什么事也没发生。您就别管我了。”然后,又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发起呆来。

他妈妈见到他总是这个样子,又着急又心疼,但却毫无办法,只能不停地多做些好饭好菜让阿拉丁吃。阿拉丁哪里吃得下。后来,他干脆躺在床上,彻夜不眠。这种情形持续了很久。他母亲感到很奇怪,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实在没辙了,就胡乱地猜想,以为孩子生病了,于是她对阿拉丁说道:“我的孩子啊!如果你哪儿有不舒服的话,我就去给你找个大夫来看一看好吗?听说城里来了个阿拉伯大夫,都说他医术高明极了,连皇上都请他去看病呢。如果你是身体不舒服,那我就去请他来给你诊断诊断,把把脉,也许吃点药就好了呢。”

阿拉丁一听妈妈要去请医生来给他看病,连忙阻拦她道:“妈妈,我的身体很好,一点病都没有。只是前几天,皇帝的女儿布都尔公主上澡堂去沐浴熏香,我正巧有机会见了她一面。”

接着阿拉丁就把那次遇见布都尔公主,并如何躲在澡堂门厅的穿堂之中偷看公主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对妈妈讲了一通,他说:“正巧那天有个差役在大街上,高呼着皇上的通令,说是布都尔公主今天要上澡堂沐浴熏香,所以一切商店都不许开张,百姓也不要出门走动。这些话我想娘也听到了。可我当时就是觉得挺好玩的,就不管什么命令,偷偷地躲进浴池,所以就在公主一进澡堂大门,撑起面纱时,我看到了她的容颜。公主是我生平见过的最美最可爱的人,我对她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之,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想要追求她,要让她有一天也能爱上我,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现在我就去见皇上,请求他把布都尔公主嫁给我。”

阿拉丁的母亲觉得儿子的想法太天真,她不愿意儿子鬼迷心窍,于是对儿子说:“孩子呀,老天爷在上,我觉得你是痴心妄想,你还是放弃那些奇怪的念头吧,不要对这事太上心啦。”

阿拉丁说:“您不要管我,妈妈,我心里非常清醒,告诉您吧,任何人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和打算。除非等到有一天心爱的布都尔公主嫁给了我,否则我是不会放弃的。一会儿我就去皇宫,去向皇上求亲,求他老人家将公主嫁给我。”

“孩子呀,求你看在妈的分上,别这样胡思乱想了,要不人家会笑话你的,说你发了疯。你想一想,世界上有谁敢像你这样?别说是娶布都尔公主了,你就是向皇上去求婚,都见不到皇上啊!你要知道,即使你觉得自己有天大的本领,可也得有一个地位高的媒人去朝见我们伟大而威严的皇上,只有媒人帮你提出请求,你才有希望实现自己的愿望。那么,又有谁肯去替你去求婚,做你的媒人呢?”

阿拉丁说:“妈妈,您去吧。如果没有人去的话,那就只有您去了,您是我最最亲近的人啊!”

“又开始说胡话了,我的孩子!你是不是想让我和你一起发疯呀?我劝你赶快打消这个念头吧,今后再不要提这件事了。我的孩子,你要记住你的父亲是一个裁缝,他是这座城中手艺人里最穷苦的人,你的母亲也是个贫苦的下等人。我们家的地位低下,生活贫穷,皇帝的女儿怎么可能嫁到我们家里来呢?皇帝的女儿只能与门当户对的人结亲,就算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如果官位不高,地位悬殊,皇帝也不会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些少爷公子,更何况我们的家庭了,皇上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阿拉丁先让母亲把话说完,才说:“妈,我知道您讲的这些话有些道理,我也知道我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但是您的话是绝对不能改变我的主意的。您是我的母亲,您一直真心实意地关心我,所以我才把一切都告诉了您,请您帮助我实现愿望。要是您不愿帮助我,您就会看着您的孩子最终慢慢地死去。因为,如果我不能同心爱的人生活在一起,还不如死掉算了。妈妈,您是我的亲妈妈,您总不能眼看着我死去吧?我是你儿子,你总要帮帮我呀!”

阿拉丁的母亲听儿子说完这番话,心中不由得十分难过,她泪流不止地说道:“我亲爱的孩子,你千万不要太难过了,我这一辈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怎能眼看着你如此悲伤欲绝而不帮你吗?我答应你就是了。我豁出这条老命不要,也要去向皇上提亲,求他答应将布都尔公主许配给你。不过我还是很担心,就算我们向一个极普通的人家提亲,人家也一定要问问咱们家的境况,你的工作情况,你有什么长处等等,许多问题呢,更何况是皇族的婚事,还是个公主皇帝的女儿呢?我不是不愿意去提亲,为了你,妈妈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就是要了妈妈的命,妈妈也心甘情愿呀!但我实在没有胆子向皇帝他老人家去提亲呀!他老人家在万人之上,说杀谁就杀谁呀!再说,那个公主愿意做一个裁缝的儿子的老婆吗?我这一次去向皇帝求亲,弄不好皇上不仅不同意,说不定还会龙颜大怒,把我给杀了呢。孩子呀,我看这事说不好会招来杀身之祸,你想让妈妈我去冒这生命危险吗?就算我们什么都不管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见到公主和皇帝呀?就算我能进入皇宫,见到皇帝,我又怎样说这件事呢?没准皇上会把我当作疯子给抓起来呢。即使皇帝愿意接见我,我又能给仁慈伟大的皇上奉上什么礼物呢?我的孩子,就算皇上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他喜欢怜悯和同情那些不幸的人,但这两件事情可是不一样的啊!现在,你是一门心思想要娶他老人家的女儿,你以为你是谁?那么多的王子们在那里渴望得到她,他们排着队等这辈子都未必有那样的福分,你又有什么实力和他们相争呢?你又有什么特别的本领和才能让皇上和公主能看上你,哪怕只是一眼呢?我的孩子,你在皇帝面前,或在百姓眼里,曾经做出过什么成绩,有什么可被歌颂的地方?换句话说,你有什么功劳可言呢?况且,你想得到的东西,对我们这种过穷日子的老百姓来说,是不现实的,皇帝是不会满足你的痴心妄想的。再说任何人想见到皇帝,求他赐福,都要有什么特别的礼物,比如说,是皇宫里很难得到的,不容易有的,而皇上、公主、皇后又非常喜欢的东西才行呢。而我们手里又哪里会有这些东西做官礼呢?没有拿得出手的官礼,我又如何进宫去,面见皇帝,去向公主求婚呢?”

阿拉丁说:“妈妈,您所说的这一切都很对。您这一番话,使我明白了很多我还不懂的事情,我会很认真地考虑这一切的。但是,妈妈,我已经对您完全讲出了心里的话,我现在对自己也无能为力了,我已经完全被公主征服了,在我的内心深处,永远只有她一个人,如果这辈子娶不到她,我这辈子也就不会结婚了。关于官礼的事,其实很简单,您一提起这件事,倒反而使我有了自信心和勇气。您不是说要有最珍贵的礼物吗?我们不但有,而且还是世界上最宝贵的礼物呢。我想,皇上也未必会有这种东西,就是皇宫里的珍宝和它相比也会大为逊色呢。妈妈,您还记得吗?那回我从地下宝库中带回来的东西,原来我一直以为那是玻璃,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那是无价之宝。我拥有的最小的一颗宝石,都比皇帝最大的珠宝还要大得多。我近来与珠宝商交往比较多,学到了一些知识,使我明白我带回的那些宝石,全部价值连城。所以您大可不必担心,没有什么可难的。妈妈,您赶快去拿出一个钵盂来,然后装上宝石,再去献给皇上,那时,您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为我求亲了。我相信,有了这些珍贵的宝石,问题就应该好办得多了。妈妈,如果您还想让我活下去的话,您就一定要帮我娶回布都尔公主,否则,我死定了。您一定要相信我,这些昂贵的宝石确实是世上罕见的无价之宝,我已经多次同珠宝商打过交道,所以非常熟悉市上的行情和宝石的质地。按那些珠宝专家们的看法,目前街市上最好的珠宝,与我的相比起来,其价值也不过是我这些宝石的四分之一,我们的宝石是世上最值钱的珍品。求求您,一定要帮帮我,妈妈,快去拿一个大一点的钵盂来,等我把那些宝石装好,您一看到宝石的灿烂光芒后,就会有信心了,去吧,妈妈。”

阿拉丁的母亲心想:“我可不能相信这孩子的胡话。我只要一拿出钵盂就能证明他的谎言了。”

于是她找出了家里最漂亮的钵盂,并把它放在阿拉丁的面前。

阿拉丁在钵盂里放进了各种各样的珠宝,并把它们摆得整整齐齐。他的妈妈仔细地观看着钵盂里的珠宝,它们放射出迷人的光芒,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她被这种强烈的迷人的光芒弄得乱了方寸。但她还是不相信这就是无价之宝,但是儿子说这些东西连帝王都不一定有,对这话她将信将疑。

“妈妈,您看看我盛在钵中的礼物,您有没有见到过比这些更大、更好的珠宝呢?现在,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吧?您看,它们会使皇帝大吃一惊的,从而,就会对您另眼相看了。现在,您不必害怕,也不用担心,只管捧着这钵宝石,去见皇上吧。”

“孩子,我想这礼物真是很漂亮,是无价之宝,天下所有的钻石珠宝都不能同它们相媲美。但我还是不敢去见皇帝,让他把女儿布都尔公主嫁给你。如果皇帝问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呀?我怎么敢说,我的儿子想娶您的女儿布都尔公主为妻这种话呢?因为在皇帝的面前,我的舌头就会变得像一块生铁一样硬,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呀!我也不好意思说,我的儿子想成为您的驸马,想娶您的女儿布都尔为妻,想成为您和公主的忠实的奴仆这种话呀,你试想一下,如果我说了这番话后,别人会怎么想?所有的人都会以为我疯了,他们一定会讥讽我,嘲笑我,甚至会咒骂我,杀死我,我死了也就死了,但我真的怕连累到你呀新时代赌城手机版 ,!不过,孩子,为了实现你的心愿,我想我还是壮起胆子,到皇宫里去走一趟吧,一切全靠神的帮助了。假使皇帝真的接见了我,接受了我们的礼物,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不高兴,我就再把你想娶公主为妻的事对他讲出来,恳求他老人家同意。但如果他要了解你的情况,比如说你的工作、学习情况,你的地位、财产情况,你的性格、品德如何,我该如何回答他呢?”

“妈妈,我们这些色彩纷呈的宝贝,足以使他高兴得都疯了,他哪里还有功夫去想别的事情,我想您不必顾忌太多。你只管向皇上献上我的礼物,然后就直接了当地问他愿不愿把自己的女儿布都尔公主嫁给我,然后您就只管站在一边,等待好消息吧。我告诉过您,我有一盏神灯,它神通广大,我想要什么它就会给我什么。不过,假如皇帝真的问起我的情况来,我们该怎么说呢?这倒是一个很为难的事情,咱们必须得好好想一想,再说,一定要小心,别讲错话啊,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那天夜里,阿拉丁和母亲一夜未睡,一起商量如何才能见到皇上,见到皇上又该如何说,才能把此事办得妥当。到了第二天早上,阿拉丁的母亲因为了解了儿子的心病,而且不仅找到了原因,还有了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所以,显得很有精神。现在她才知道神灯原来有这么多的好处。既然神灯有求必应,那么她家需要的所有物品就都可以向神灯求得了。

阿拉丁见母亲知道神灯的神奇以后,显得特别兴奋、愉快的样子,就担心她会把这个秘密告诉给别人,所以强调说:“妈妈,这盏神灯可是我们全部的幸福和希望啊!您要千万小心,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它的用途。否则,会招来小偷或坏蛋的。那样,我们不仅享受不到这种丰衣足食的生活了,而且,我的爱情、我的全部希望也会破灭,你一定要记住,这盏灯是我们的一切。”

“我的孩子,我全都明白,你用不着担心。你就在家里等好消息吧,我这就去宫中找皇上去。”

她说着,就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一块非常精美的方巾,然后仔细地将一钵盂的宝石包好后,才出了门儿,到皇宫去了。

她急急忙忙地走到皇宫的门前,那儿要见皇上的文武百官多得不得了。大小官员按官位的高低次序,习惯地走入大厅,然后笔直地站在大厅里,紧接着由宰相带领着,一齐向龙座上的皇上下跪,表示尊敬,然后一个个两手交叉,放在胸前,全部都低着头,听到皇上的命令后,他们才敢按等级坐下。接着要发言的官员向皇上报告情况,而其余的人都认真地听着,再接着,就退朝了。退朝之后,皇帝去了后宫,大小官员们也一一地退了出来。阿拉丁的母亲小心谨慎地站在皇宫的门前,观看着一切,一直看到退朝,也没有一个人理她,她只有灰心丧气地拿着珠宝回家去了。

阿拉丁一见母亲把珠宝又抱回来了,知道事情准没办成,但是又不便多问,怕问多了,反而使母亲难过。母亲把礼物放下后,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说:“孩子,今天我鼓足勇气去了皇宫,等着见皇帝,好向他求亲,为了怕在见到皇帝时紧张起来说错话,我还悄悄想好了要说的话呢。可是,今天要见皇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没得机会和皇帝见上面更谈不上说话了。孩子呀,你可别怪妈妈呀,明天妈妈还会到皇宫去求见皇帝,一定要让他答应你的请求。老天保佑,但愿明天不会再有这么多人了。”

阿拉丁听完母亲的话后,才松了一口气。尽管他很爱布都尔公主,可是事情既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容易,那他就必须耐心等待。

第二天一早,阿拉丁的母亲又来到了皇宫,但是接待厅的大门却没有打开。一问,才知道,皇帝接见老百姓是有时间规定的,每周只接见三次。今天又扑了个空,她只好又非常失望地回家了,希望下一个接待日时,能见到皇上,并如愿以偿。

阿拉丁的母亲在皇帝接见老百姓的这一天前往皇宫,规规矩矩地等在接待厅的门外,可这一天求见皇帝的人又很多,而且每次厅门一开,就只能进去一个人,然后,门马上又会关上,等那人出来后,才会再放进去另一个人。皇上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接待客人的时间总是很短,虽说阿拉丁的母亲几乎每个接待日都到了皇宫,但她一次也没能见到皇上。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到了月底的某一天,阿拉丁的母亲终于有机会见到皇帝了,但,不知怎么,她又害怕了,怕在皇帝面前说不好话,办不成事,再无端地惹下祸端,正犹豫间,门又关上了,这时皇上已经停止接待了。

皇帝近来不断地接见百姓,了解百姓情况,是个体察民情的好皇帝。他巳经发现有好几次都看到一个老太太,规规矩矩地站在外面,但却一次也没有看到她进来过,因此,他就问宰相说:“宰相,我发现,最近的好几次接待,都有一个老太婆来求见,但她老站在一旁,毕恭毕敬,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你知道她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皇上,我认为妇女们的头脑都不太清楚。那个老太婆肯定是因为丈夫待他不好,或者同谁吵了架,受了委屈,才跑到这来向皇上您诉苦叫屈的吧。”宰相回答说。

皇帝认为宰相这番话毫无道理,他说:“依我看,她还会到这儿来的。到时候,你让她进来见我好了。”

宰相说:“是,我尊敬的陛下。”

阿拉丁的母亲为了解除儿子的痛苦,她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又到了皇上接待日,她又契而不舍地来到了王宫。

皇帝这回可是马上就看见了她,便告诉宰相:“你瞧见了没有,我对你说过的那个老太婆又来了。你去把她带进来吧,让我问问她,看看她有什么事要找我?”

宰相只好把阿拉丁的母亲带到皇帝面前。阿拉丁的母亲见到皇上便扑通一声跪下,她吻着皇上的手,还拿皇上的指尖摸自己的眉毛,以示对皇上的崇拜,接着又大呼皇上万寿无疆,祖国繁荣昌盛,最后便低着头趴在皇帝的脚下,一声不响地等待着皇上说话。

皇帝这时开口了,他说:“老人家,这一段时间我每次上朝都看见你等在门外,你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讲,是不是?那你就快说吧,我会帮助你的。”

“我一直感激皇上对我们的恩惠。今天,我在向皇上提出请求之前,首先恳求皇上,听了我的话后千万不要生气,而且,我希望只有您一个人来听我的这些荒唐的话。”

皇帝觉得这个老太婆很有意思,便连忙和和气气地告诉她,他同意了她的请求,然后又退去了左右,只让宰相一个人留下来。

皇上说:“这下,你可以把你的要求告诉我了吧?”

“假如我说得不对,请求皇上原谅我。”妈妈说。

“好吧,我答应你,你尽管大胆地讲吧。”皇上依然不动声色,和气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尊敬的皇上陛下,我有一个儿子叫阿拉丁,有一天,他去街上办事,中途听说美丽可爱的布都尔公主要去澡堂洗澡,禁止所有的人出门上街,我儿子觉得十分好奇,一心想偷看公主一眼,于是,这不知死的孩子就悄悄来到了澡堂,一个人躲在了大门的后面,想偷看公主一眼。后来,公主走进澡堂,我的儿子真的看到了公主,心里真是高兴极了。但是,自从他见到公主的那一天起,他便成天闷闷不乐,茶饭不思,生活没了规律。我以为他是病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爱上了公主,他求我,一定要我向皇上求亲,想荣幸地娶您的高贵的女儿、美丽的布都尔公主为妻。他的爱情过于热烈,我没有办法打消他的幻想,现在爱情已经操纵了他的生命,他几乎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了。我可怜的孩子,他就是这样对我说的:妈妈,这一辈子如果我不能同美丽的公主结婚,我就会活不下去了。所以,为了我的孩子能健康地活下去,我才斗胆求见皇上您,请求仁慈的皇上,原谅我们母子的狂妄,同意我儿子的请求,救救我可怜的阿拉丁吧。”

皇帝万没料到阿拉丁的母亲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仔细地看着她,并没有生气,而是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后说道:“那么,你那布包里又是些什么东西呢?”

阿拉丁的母亲虽然看见皇上面带笑容,一脸和气,但她心想皇上肯定生气了,说不定,等一会儿就会怒气冲天、发起火来的。听见皇上的问话,她急忙打开手巾,奉上了那个装宝石的钵盂。顿时,整个大厅里都被宝石的光映得金碧辉煌,更加华丽了。

皇帝一见这么多世上罕见、价值连城的宝石,不禁惊讶万分,不由自主地大声说:“我平生第一次看见这么多,这么珍贵稀有的宝石。恐怕连我也没有一颗宝石能比得上它们呀!”

然后他又问宰相说:“你看了这些宝石后有什么感受?你,或你们之中的谁,曾经见到过如此巨大的宝石吗?”

“报告皇上,我以前的确没有见到过这样珍贵的宝石,我想在皇上您的宝库里,恐怕也找不出一颗能与这钵盂里最小的珠宝相比,这些宝石,真是世上珍品呀!”

皇上听后,非常高兴地说:“那好吧,我觉得能献出这么多宝贝的人,是可以让他做布都尔公主的丈夫的。他有资格娶到公主。”

宰相听皇帝这么一说,不禁心里着急起来,他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显得很不高兴。原来,皇帝本来已经将公主许配给宰相的儿子了,这样一来,宰相的儿子不就做不上附马了吗?

宰相想了一想,在皇上耳边小声说道:“皇上,我感谢您当初答应布都尔公主嫁给我的儿子做妻子,而且,我们也一直引以为傲。君无戏言,既然皇上以前曾经说过那样的话,那我在这里想再请求一下,希望皇上看我的面子,给我儿子三个月时间,以便他能弄来一份比这更好的礼物,作为迎娶公主的聘礼。您看,这样是不是更好呢?”

皇帝心知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因为连自己都无法找到这样的珍宝,更别提别人了!但为了显示自己的宽大、仁慈和公平,他就同意了宰相的请求,让宰相在三个月内去筹备来比这更加稀奇的宝物,这样,宰相的儿子才能有幸娶到美丽的公主。

然后他又对阿拉丁的母亲说:“老人家,您现在可以告诉您儿子,我愿将公主嫁给他;不过现在,您回去后,还要和您的儿子一起,共同筹办好我女儿的嫁妆,我的女儿可是千娇万贯的呀,她是不能受半点委屈的,您知道吗?这样,我也给您的儿子三个月时间吧,三个月后就举行正式的婚礼。”

阿拉丁的母亲见皇帝说得诚恳,又一次下跪感谢皇上的宽大仁慈,然后高兴地回家去。

阿拉丁在家中焦急地一直等到母亲回来,见她眉开眼笑的样子,知道事情应该有一点儿进展了。她今天可是回来得够早的,而且那钵宝石也没有被抱回来。他连忙迎上前去问道:“妈妈,感谢真主,我都快急疯了,您快告诉我,今天有好消息没有?您带的那些珍宝是不是献给皇上了?您一定见到了皇上,他对您的态度是不是很友好?皇上仔细听了您的请求吗?他怎么对您说的?肯不肯将他的女儿嫁给我呢?”

阿拉丁的母亲来不及休息,就对阿拉丁讲了起来,她如何见到了皇帝陛下,皇帝见到了那钵盂珠宝后,是怎样地称奇,怎样地露出羡慕的神情,怎样地高兴和快乐,以及后来宰相的一番话,全部一五一十,仔细地讲过了,然后又说:“皇帝临走时告诉我,他同意把公主嫁给你。可是,孩子呀,我看见那个宰相,他趴在皇帝耳边,对皇帝讲了不少悄悄话,又再三要求皇上实现诺言什么的,就是因为他在皇上的面前不知都说了些什么鬼话,后来皇上才告诉我,要在三个月后再举办婚礼,原本皇上是一开始就应下来的,所以,我很怕宰相会搞什么名堂,说不定是想破坏这件事,让皇帝改变主意,那可就全完了。”

阿拉丁听了母亲这些话,得知皇上同意他和美丽可爱的公主在三个月后结婚,不禁高兴地跳起来。虽说他还要等三个月,但既然皇上答应了他,他就已经很知足了。所以他说:“皇帝既然已经同意我和公主的婚事了,我就巳经非常感激,虽说这三个月的时间是久了些,但现在,我的心中已经非常快乐和幸福了,谢谢您,妈妈。”

阿拉丁对妈妈又是亲又是吻,给她又是沏茶,又是倒水。

接着,他又对母亲说:“妈妈,苍天在上,我以前一直都生活在痛苦和绝望之中,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是您老人家救了我,使我现在又复活了。感谢真主!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了。”

从那以后,阿拉丁每天都唱着歌,髙高兴兴地数着日子,耐心地等着同布都尔公主结婚的那一天,他盼望着时间快点过去。好不容易过了两个月时间,没想到事情却发生了变化。

有一天傍晚,他母亲到街上去买油,看到每家每户都挂着彩灯,整个城市被粉刷得漂漂亮亮,那些当官的还都穿着新衣,骑着高头大马,在大街上四处指挥,整个城市焕然一新,显得热闹非常,像是有什么天大的喜事。

阿拉丁的母亲很奇怪,她走进一家油店,一边打油,一边问道:“我说大叔,您能不能告诉我,今天街上到处张灯结彩,这么热闹,还有很多官兵在各处走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

那油商惊奇地说:“老大娘,您是外乡人吗?”

“我可是地道的本地人呀!”

“如果是这祥,您怎么连这么大的一件事情都不知道呢?告诉您吧:今天晚上,皇上那个漂亮的女儿布都尔公主就要和宰相的儿子结婚了。刚才,宰相的儿子已去澡堂沐浴熏香了,街上您看到的那些官员士兵就是为他才在这里站岗和巡逻的,等他一回来,就会送他到皇宫里去。婚礼就要开始了。”

阿拉丁的母亲一听说公主要同宰相的儿子结婚了,她大吃一惊,头脑一片空白,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她不禁担心她的儿子阿拉丁,儿子可是个实在的孩子,一听说皇上同意了自己的求婚,便一心一意地数着手指头打发着日子,安心地等待着三个月后的婚期。现在她完全可以猜到儿子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多么痛苦,她想到这儿,连忙跑回家里去,告诉阿拉丁说:“孩子,我现在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你听了以后千万不要太悲伤和难过啊。”

阿拉丁忙问:“妈妈,有什么事,您就快说吧。”

“是这样的,那个皇帝不守信用,他把布都尔公主嫁给宰相的儿子,你知道吗?今天城里喜气洋洋的,因为他们就要结婚,举行结婚庆典了。”

“您是怎么知道的?”阿拉丁不相信地问道。

阿拉丁的母亲就把自己去买油时,那卖油商对自己所讲的话说了一遍。

阿拉丁一听这些话,气急了,他怒不可遏,他绝不能就此放弃公主。他忽然想到了神灯,于是就有了主意,说道:“妈妈,我用自己的生命发誓,我绝不会让美丽可爱的公主嫁给那个宰相的公子的,现在,我们不说这些了,您先去做饭,吃过饭以后,我要到房里去休息一会。这件事您不用着急,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晚饭后,阿拉丁赶紧回到自己的屋里,然后将门关紧,接着把神灯拿了出来,他用手一擦,那巨神便一下子出来了,应声说:“我的主人,您让我做什么?”

阿拉丁说:“听着,灯神,我曾请求皇上,要他将女儿布都尔公主嫁给我。那时皇上答应了,说三个月后就举行婚礼,可是现在皇上却改变了主意,他不守信用,竟把公主许给宰相的儿子,而且他还准备在今天夜里就为他们举办婚礼,现在全城都在张灯结彩,举国欢庆呢。我现在把你叫来,就是要你帮忙,到皇宫里去一趟。等到公主与新郎进入洞房后准备休息了,你就马上把他俩带到我们家里来。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你全记下了吗?”

“我知道了,我完全听您的吩咐。别外,您还有其它的事情需要我去做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先去了。”

阿拉丁说:“除了我刚才告诉你去做的那件事以外,眼下没别的事了,你去吧。”

阿拉丁一说完话,灯神立即隐身消失了。阿拉丁把神灯收藏起来后,又回到客厅,若无其事地与母亲说起话来。过了一阵子,阿拉丁估计灯神该回来了,便又回到自己的房中。不久,灯神就出现在他的身边了,那一对可怜的新婚夫妇公主和宰相的儿子也躺在新床上被搬到了阿拉丁的房中,阿拉丁看着这一切,暗自高兴,指挥灯神说:“把这个可恶的新郎官搬到厕所里去,我可不想见到他!”

灯神马上就把宰相的儿子搬进了厕所,然后还鼓起嘴来向他吹出一股寒气,把这小子冷得直打哆嗦,之后神灯又返回到阿拉丁的眼前,说:“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我尊敬的主人。”

阿拉丁说:“明天早上你依然要把他们送回皇宫里去。”

灯神说:“我明白了,听您的吩咐。”说完便消失了。

阿拉丁满心欢喜,心中想,多亏没有听母亲的话将神灯扔掉。他来到布都尔公主身边,尽管他因为爱她而倍受折磨,但他对她的爱,不但分毫未减,反而更加强烈了。

他说道:“漂亮的公主啊!请你原谅我用这种方式把你带到这里来吧,我不是想破坏你的名声,绝对不是这样,请你相信我,我这样是为了保护你的纯洁。因为皇上曾经答应过我,同意把你嫁给我。现在你不用害怕,安安静静地休息吧。”

布都尔公主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这地方既简陋又粗鄙,此时又见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跟自己说话,感到十分不安,害怕极了,她心里如同一团乱麻,不知如何是好。

而阿拉丁也没再多说什么,他只是安静地上床更衣,然后在公主和自己之间放上一把剑,做为未婚的象征。然后就躺在了公主的身边。这一夜阿拉丁很规矩,他觉得一切都很坦然,然而,遇见这种事,对布都尔公主是不可想象的,她根本不可能睡得着。而被丢在厕所里的宰相的儿子就更惨了,他被灯神的冷风冻得哆嗦了一夜,差点死掉。

第二天一大早,灯神依然记得主人的吩咐,阿拉丁还没有擦灯,他就准时出现在阿拉丁的身边说:“我的主人,现在你告诉我该干些什么,我一定去做。”

阿拉丁说:“去把那个宰相的儿子带到这儿来,然后连同睡在这的公主一起送回皇宫去吧。”

灯神等到阿拉丁说完,就使用神力把公主和宰相的儿子送回到皇宫的洞房中,又消失了,公主和宰相的儿子发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又被送了回来,不禁目瞪口呆,又惊又怕。

公主和宰相的儿子稀里糊涂地呆在洞房里不知所措,这时皇帝来看望公主,向这对新人表示祝贺。宰相的儿子听到开门声,知道一定是皇帝到洞房来了,想赶快下床穿衣服迎接皇上,可是由于昨天夜里在厕所里被冻坏了,实在无力起来,只得躺在床上不动。

皇上走到布都尔公主面前,亲切地俯下身亲吻她,向她问好,并问她是否与丈夫情投意合。结果,只见女儿满面哀愁地望着他,一言不发。皇上一连问了好几遍,公主仍是一声不响,她不愿说出昨夜的事情,因为她感到很难为情。看见女儿这个样子,皇上有些莫名其妙,过了一会,他便回到自己的寝宫,对皇后讲了他和公主见面时不愉快的事情。

皇后知道皇上生了气,连忙解释说:“皇上不用担心,第一次过新婚之夜,十有八九会感到不习惯,不好意思,不免显得羞羞答答的,这实在没有什么可奇怪的,皇上不必责怪于她。过几天她就会和以前一样谈笑风生的,现在就让她羞涩一些日子吧。不过,我也很想念她,现在我就去看看她。”

皇后因为心里很不安,就急忙修饰装扮了一番,然后就去了公主的洞房,向她问过好后,又吻了她的额头。公主此时仍然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皇后心想:“看公主的样子,想必是发生了什么其它的事情,她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于是她问道:“我的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妈妈来向你祝福,你为什么不高兴呀?你一定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妈妈,全都对妈妈说出来吧。”

布都尔公主这时才起身看着皇后,然后说:“母后,请您原谅我,您来看我是对我的关怀,我应该恭候您、欢迎您才对。现在告诉您吧,昨天夜里,发生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让我害怕极了,真的,我与丈夫刚刚上床,就有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家伙,把我们连床带人一起举了起来,然后就把我们搬到一处破破烂烂的肮脏极了的地方。”

接着公主继续讲她的遭遇:她丈夫首先被带走,只留下她浑身发抖地躺在床上,然后有一个年轻人上床来代替了她丈夫,并且用一把利剑放在她和他之间,就这样,她同他一起过了整整一夜,她自然是一夜未敢合眼。

最后公主哭着说:“今天一大早,把我们带走的那个家伙又把我们连床带人一起搬了回来。他刚走一会,父王就进了门。当时,我还没有缓过气来,我实在是害怕,不知怎么,连说话的胆子也没有了,所以没同父王谈话,如果因为这个父王生了气,我就请母后替我向父王解释一下吧。这样他也许不会怪罪我,而宽恕我的无礼。”

皇后听完布都尔公主的话惊叫起来:“哎呀!我的孩子,我的宝贝,你先不要害怕。切记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件奇怪的事情,千万不能透露出去,否则会被人议论的,人们会说皇帝的女儿发疯了。你没有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父王,做得很对。现在,你千万要小心谨慎,不要让你父王知道这件事情。”

公主现在也缓过气来了,精神也好了一些。

她脸色忽然煞白,不停地流着眼泪说:“母后,这一切都是真事,千真万确。我现在头脑很清醒。您要是不相信,就去问我的丈夫吧!”

皇后听后,慈祥而又严肃地说:“孩子,该起床了,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马上穿好衣服,然后去参加热闹的婚宴。外面已是锣鼓喧天,歌声四起,处处张灯结彩,全城上下都在庆贺你的大喜日子呢!无论如何,你也要像往常一样去应酬,不可以让任何人看出一点破绽。”

皇后嘱咐完公主后,便立即召唤宫中最老练、最有经验的侍女,让她们赶紧侍候公主穿衣打扮,让公主去参加婚宴;然后,皇后急忙来到皇帝那里,告诉皇上说,公主在新婚之夜因为做了一个恶梦,身体不大舒适,最后说:“她不礼貌的地方,您要多多原谅她,她毕竟还太小。”

后来皇后又悄悄地找来宰相的儿子,向他了解这件事情的经过,她慈祥地问着自己的女婿:“告诉我,我的孩子,你们昨天过得还好吗?我听布都尔公主说,夜里发生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宰相的儿子怕说了实话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灾祸,所以撒谎道:“报告母后: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昨天夜里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呀!您都把我说糊涂了。”

皇后听了驸马的回答后,便确信公主不过是做了一个恶梦,把她吓坏了而已。这下她完全放心了,欢欢喜喜地与公主一起在婚宴上应酬起来。喜庆活动整整进行了一整天。在庆典活动中,高朋满座,各类文艺人士轻歌漫舞,慷慨陈词,歌手们展开歌喉,而各种各样的乐器在乐师们的演奏下,发出十分悦耳的声音;这一场豪华的婚礼,到处是喜气洋洋的场面,到处充满着欢歌笑语。皇后和宰相父子俩对公主尤其关切,一个个与公主逗趣,希望使公主摆脱烦恼。为了使公主高兴起来,他们还想尽办法,用尽手段,他们把公主喜欢的东西一一摆放到公主面前,只希望能让公主像往常一样地笑起来,开心起来,但各种办法都不见效,一点用也没有,布都尔公主依然是脸色煞白,一脸悲哀,烦恼郁闷的样子,她既不说话,也不笑,始终被昨夜发生的事情所困扰着,很难摆脱掉。说真的,宰相的儿子昨天夜里在厕所里又受冻又受气,他在一个晚上所吃的苦也是一言难尽的,而今天他却装出一脸高兴的样子,好像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他早巳忘得一干二净。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他怕被别人知道了他在新婚之夜的一切后,会被人嘲笑和看不起,也许还会因此导致美丽的布都尔公主最终离开自己,布都尔公主是他的一切,他绝不能失去她。

那天阿拉丁也去了皇宫,他要探查一下公主和驸马此时会有怎样的表情,皇上和宰相又会采取怎样的措施,当他看到那位驸马强装出来的笑脸后,又看到全城每一个角落都在进行着狂欢,心里不由得暗暗发笑。尤其当他看到所有的人都用赞赏、羡慕的目光看着宰相的儿子时,他内心说:“你们这些傻子,根本不知道,这条可怜虫昨天夜里都遭受了些什么!”

阿拉丁心中不知是苦是甜地回到家中。不过,他的心中轻松得多了。又等到了夜深人静,全城的人都该睡觉时,他才走进自己的房间,把神灯用手指一擦,他的面前便出现了那个灯神。于是他告诉灯神,让他又像昨天一样把那对新人连床带人一起弄到他的房间里来。然后阿拉丁就平静地坐在房中,等待着心上人的到来。

灯神消失后不久,就带着宰相的儿子和布都尔公主夫妇来到阿拉丁的面前。公主依旧留在床上,而那个宰相的儿子还是被关到厕所中去过夜,阿拉丁恨死他了,他就是要好好地折磨折磨他。阿拉丁遣退了灯神,然后就坦然地宽衣解带,上床睡觉,而且,依然没有忘记用一柄剑搁在床当中,作为他和公主之间的界线,然后他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