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赌城手机版 > 野史秘闻 >
马克思主义运用唯物史观考察人类社会历史,更重要的是加强对青年乃至整个社会的历史教育和唯物史观教育

但回应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近代以来社会发展道路的否定、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的否定,必须在理论上深入剖析历史虚无主义的理论基础、方法论,揭示它的实质和危害,更重要的是加强对青年乃至整个社会的历史教育和唯物史观教育。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在“意识形态终结”论蔓延、西式教条主义形式和错误理解学术创新的思想氛围中发展起来的。它通过否定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瓦解大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否定中国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的历史贡献,瓦解大众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通过所谓重述历史,造成人们历史观和历史认知的混乱。

历史虚无主义是特指我国思想领域出现的否定唯物史观及其指导下书写的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思想倾向。但有论者倒打一耙,反诬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此举意图何在?“这是要在历史虚无主义批判上搅混水,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歪曲和攻击。” 近日,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杨军教授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是完全对立的。历史虚无主义以唯心主义为哲学基础,否定中国发展道路和政治制度的历史合法性,抹黑中国共产党,却标榜自己“价值中立”、“态度客观”。对此学界应当进一步揭露其实质。

大众;历史虚无主义;观潮;毛泽东;思潮

近年来,我国学术界开展了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研究和批判。围绕新时期历史虚无主义的新动态及应对方式,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杨军。

“历史虚无主义”一词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国对思想文化领域出现的虚无主义倾向而使用的特定概念。它萌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旨在全盘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非毛化”思潮,经过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与质疑、否定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传统价值的民族虚无主义交织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借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重大挫折之机,在中国思想舞台上作为一种有明确指向、话语相对独立的思潮再度泛起、蔓延。它着力从历史的角度,论证中国现有社会发展道路的选择错误、摧毁中国现实政治制度的历史合法性、抹黑中国共产党。杨军指出,虽然当代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与西方文化语境中的虚无主义在思想内容上不同,但是有共同性,即以唯心主义为哲学基础,对事物、对对象的绝对否定,没有具体分析、没有肯定与继承。

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搞清楚史实,包括历史的细节,固然必要。但回应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近代以来社会发展道路的否定、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的否定,必须在理论上深入剖析历史虚无主义的理论基础、方法论,揭示它的实质和危害,更重要的是加强对青年乃至整个社会的历史教育和唯物史观教育。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兴起蔓延

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有本质上的不同。

“很多学生不认为自己受到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而实际上他们却已经接受了一些具体的历史虚无主义的观点。”谈及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高校学生中的影响,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杨军这样告诉记者。

源起西方后现代思想理论

马克思主义运用唯物史观考察人类社会历史,而历史虚无主义坚持的是唯心史观。

杨军曾参加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课题“当代思潮对高校师生的影响及对策研究”,负责就高校师生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及其主要观点的知晓度和认知度进行调查。通过抽样问卷、访谈以及平日和学生们的交流,杨军对时下青年学生在这一问题上的认识了解颇多。

《中国社会科学报》:请您简要梳理一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泛起、蔓延的背景。

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立足于将“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通过探寻“现实的人”之间的“现实的联系”发现了唯物史观。唯物史观不仅考察了人们历史活动的思想动机,而且从社会的物质生产中研究产生这些动机的根源,探索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性;不仅肯定少数英雄人物的历史作用,而且强调社会历史的真正主人是广大人民群众。它“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高度,”以客观的生产力状态为可靠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从而说明研究历史的出发点是客观的历史事实,“必须从顽固的事实出发”;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如同自然界,也遵循一定的规律,这些规律是“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但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不是外在于人类而存在的自在之物,它形成、存在并实现于人的活动之中,表现为一种最终决定人类行为结局的力量。”杨军说,在人类历史中,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性与人作为历史主体的能动性是有机结合的,人类的历史就是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

杨军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在网络上有这样的说法:孙中山脾气急躁,在条件不充分时就发动了起义,害得很多人送了命。武昌首义时他还在海外,回国后就成为革命领袖。慈禧在清朝风雨飘摇的情况下,努力维系,实在不易!一些学生认为这些说法言之有理,不自觉地就认同了。

杨军:改革开放初期,在如何评说新中国历史的问题上,出现了全盘否定新中国历史、否定毛泽东的思想倾向。中国共产党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如何评价新中国历史、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等重大问题作出了回答。但那种否定新中国和毛泽东的思想倾向并未消失。到20世纪90年代,这种思想倾向最终演化为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唯物史观的发现,克服了唯心史观的致命弱点,实现了人类历史观的深刻变革。同时唯物史观也改变了此前“至多是积累了零星收集来的未加分析的事实,描述了历史过程的个别方面”的研究状态,为历史研究指明了一条“对各种社会经济形态的产生、发展和衰落过程进行全面而周密的研究的途径”,把历史研究引上真正的科学轨道。

“表面上历史虚无主义的观点都以碎片化的形式存在。”杨军表示,历史虚无主义看似没有一个系统、集中表述理论观点的文本,其核心观点分散于专业研究成果、通俗历史读物、回忆录和人物传记、网络博客、影视作品等,不像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有多种系统的理论著述,易使人产生这样的印象:重说、重评中国近现代历史,不过是不同人从不同角度看问题,或者是学术研究的推进,纠正了过去的一些错误结论,并无什么政治意图,以致有观点认为根本就不存在历史虚无主义。但实际情况绝非如此,因此历史虚无主义较其他思潮更具迷惑性。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兴起、蔓延,是西方后现代思想理论与社会心理契合的产物。考察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我国泛起、蔓延的背景,可以从思想理论和社会心理两个方面看。

杨军指出,历史虚无主义批判唯物史观是“机械的历史决定论”,“忽视了人的作用,忽视了人性”,要检讨唯物史观指导下的中国近现代历史研究结论,强调历史研究应该坚持“价值中立”,以“超然的客观主义态度”,树立一种超乎阶级性的新的评价标准。它秉持唯心史观,对客观存在的历史过程进行了想象和臆断。它否定近代中国革命对于探索民族复兴之路的价值,认为中国革命的发生是因为一些革命者的“鼓动”;它用“阴谋论”来解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特别是毛泽东的一生;用各种假设、推测来“设计”“安排”中国近代历史过程,提出“如果没有辛亥革命,清政府会通过君主立宪使中国走向现代化”,等等。这些观点,否定了人民群众在一定历史条件下内生的革命愿望,也抹杀了人民群众在革命中的作用;否定了近代以来中国历史过程的客观性,否定近代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状态和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决定了中国革命的发生、革命的方向和结果,或是把历史过程看成是某种主观意志的展现,或是用思维对历史过程进行改造。历史虚无主义否定社会历史客观规律的存在及其决定性作用,或者把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与人的能动作用对立起来,强调人的主观因素、特别是“人性”在历史活动中的作用,是从历史哲学上否定近代以来中国的历程符合马克思主义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基本规律。

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如何对历史虚无主义进行回应呢?

在思想理论方面。其一,受西方后现代史学的影响。西方后现代史学以全面的反叛者面目出现,挑战传统历史认识论和历史编纂学。它反对历史进步论和“宏大叙事”,否认历史客观性,认为历史学等同于文学艺术,主张历史研究“去中心化”、碎片化、多元化。这成为我国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泛起的重要理论来源。

马克思主义坚持科学的辩证法,而历史虚无主义则与之对立。

杨军认为,回应历史虚无主义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在理论研究、思想教育、大众文化等多方面协同展开。

其二,我国思想领域中的自由主义回潮。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自由主义者不断质疑、否定我国现实政治制度,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把现代化等同为西化,要求我国在改革中“回归人类文明”。这确定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基本价值取向,历史虚无主义不过是为自由主义者的政治要求提供历史的论证。

“唯物主义历史观及其在现代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上的特别应用,只有借助辩证法才有可能。” 相应地,放弃唯物史观来考察历史,就会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辩证法对立。

“历史虚无主义常在细节上做文章。往往用一个细节,否定一个人、改写一件事。此外,一些虚无论者为了达到既定目标,进行细节上的捏造,再加上捕风捉影的猜测、推断,引导人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去怀疑、反思,重新认识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杨军告诉记者,当前我国一些学者已经针对历史虚无主义对毛泽东的攻击、歪曲,对一些历史事实、细节做了考据、论证工作,如毛泽东与贺子珍结婚的问题、“毛泽东万岁”口号提出的问题、毛泽东的“巨额稿费”问题等,以澄清强加在毛泽东身上的不实之词。但是,学者们认真、细致地做这些工作,其所费时间成本远远高于那些信口开河的编造。

其三,学术界出现了西式教条主义倾向。在一些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研究中,推崇、迷信西方发达国家的学术话语和理论框架,主张放弃唯物史观,坚持“价值中立”,从抽象的人性出发来研究、阐述中国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在既成的西方理论框架中添加中国史料,并视之为“学术创新”,要求“用新视角、新方法改写整个中国近现代史”,“从人性的角度来重新评价历史人物”。

马克思主义认为,考察人类历史要坚持普遍联系的观点和发展的观点,注意把握人类历史发展中的一切现象和过程,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相互联系和互相作用关系,把握历史发展的整体;要坚持矛盾的观点,把历史的发展看成是矛盾的运动,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推动了社会发展和历史进步。注意把握矛盾的特殊性,分析历史现象要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做到分清主次,把握重点,把握主流;要正确处理必然性与偶然性的关系,认识历史“通过各种偶然性来为自己开辟道路的必然性,归根到底仍然是经济的必然性。”经济的必然性是由生产力的发展水平来决定的。同时,偶然性在历史发展中也会起或大或小的作用。“如果‘偶然性’不起任何作用的话,那末世界历史就会带有非常神秘的性质。” 要坚持通过现象把握本质,历史研究不能仅限于观察、描述现象,更不能为现象尤其是假象所迷惑,要深入到现象背后去把握本质;对历史人物及其活动的考察必须“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应根据具体的社会历史环境和社会关系中来考察人的思想和活动,以获得对历史人物的正确理解。

“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搞清楚史实,包括历史的细节,固然必要。但回应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近代以来社会发展道路的否定、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的否定,必须在理论上深入剖析历史虚无主义的理论基础、方法论,揭示它的实质和危害,更重要的是加强对青年乃至整个社会的历史教育和唯物史观教育。”杨军认为,唯物史观能给人们正确认识历史的工具和方法,也给人们提供了判断历史是非得失的标尺。当前,大学生、社会大众普遍缺乏历史知识和正确的历史观,因而很容易被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些观点牵着鼻子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会不断纠缠一个个细节,但是我们不能陷入这种纠缠,应该在教育大众上争取主动。”

在社会心理方面。其一,苏东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长期处于低潮,各种否定马克思主义、否定社会主义道路的观点甚嚣尘上,这无疑会影响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共产党执政的正当性的认同。

杨军指出,历史虚无主义完全走向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辩证法的反面,其表现是多种多样的。例如,对于中国革命,历史虚无主义以革命中有流血、牺牲的现象,指责革命“造成社会的动荡”、“是对文明的破坏”,从而否定近代中国革命在本质上是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动力,也是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封建主义压迫的中国人民拥有的唯一权利;它肯定清政府“预备立宪”的种种措施,却有意回避“预备立宪”的结果是专制皇权的换汤不换药,实际是要用“改良”对抗“革命”。比如关于对中华民国的认识,历史虚无主义为否定近代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以民国时期一些大学教授的优厚待遇和思想言论自由,对民国时期进行浪漫描绘和温情缅怀,却无视民国时期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动荡、混乱的时期,军阀混战,外国入侵,民不聊生,无视同为大学教授的闻一多、李公朴被杀、马寅初被关押、中国民盟被迫解散的遭遇,是典型的以点概面、以偏概全。又如,关于毛泽东的评价,历史虚无主义从固有的目标出发,罔顾近现代中国遭受外国入侵的悲惨境遇和社会的主要矛盾,脱离中华民族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条件下面临的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两大历史任务,绝口不提毛泽东自觉顺应历史发展的要求,将自己的命运与民族复兴联系在一起,为中华民族复兴所做的伟大贡献,而是热衷于发掘毛泽东所犯的错误;对于毛泽东的错误,不是具体分析当时的社会环境对毛泽东思考判断的影响,分析错误产生的多方面原因,而是以“权力斗争”为核心,以毛泽东个人性格、心理状态为立论依据,否定毛泽东,甚至不惜捏造“史实”,对毛泽东的政治活动、思想观念、家庭婚姻和文才武略进行全方位的抹黑。这就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原则,背离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颠倒了毛泽东一生的主流与支流。

那么,如何评估我国理论界关于历史虚无主义的回应、批判产生的社会影响呢?

其二,西方借我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之机,以多种方式加强对我国的意识形态渗透,或隐晦或公开地否定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绩,抹黑中国共产党领袖,传播西方价值观、政治观、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引导我国大众对现实境遇抱持负面心理,对马克思主义史学关于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叙述产生质疑。

马克思主义在历史研究历史的方法上坚持阶级分析方法,历史虚无主义则反对这一方法。

杨军很关注如何使主流观点通过更加形象的方式呈现的问题。她表示,意识形态的日常生活化是一个基本趋势。历史虚无主义常常借助影视节目、文学作品和网络论坛等载体传播,深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因此,我们的理论宣传教育也应该走日常生活化这条路。

其三,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我国经济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社会价值观念日益多样化,极端利己主义、功利主义等广泛影响大众。这都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蔓延提供了社会心理条件。

在阶级社会里,阶级分析法是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观点,观察和分析阶级社会中各种社会现象的基本方法,也是历史研究的主要方法。因为历史学是以人类社会历史和相关的领域作为研究对象和知识范围的。自从原始社会解体、社会分化出阶级对立之后,一切有文字记载的社会文明史,从一定意义看,都是阶级斗争史,都属于阶级社会。阶级的划分和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不是外界力量强加给历史的主观臆想,而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存在。因此,分析阶级社会的历史现象,就不能不使用阶级分析方法。“从法国大革命时起,欧洲许多国家的历史非常明显地揭示出事变的这种真实内幕,即阶级斗争。法国复辟时代就有一些历史学家(梯叶里、基佐、米涅、梯也尔)在总结当时的事变时,不能不承认阶级斗争是了解全部法国历史的钥匙。”

“现在人们更乐于接受‘短、奇、新’的信息,长篇大论、话语老套的很少有人去看,除非是做专业的。微博很受欢迎,最多只有140个字。”杨军告诉记者,她发表的一篇短评只有2000字,依旧有学生认为“太长了”。“互联网和大众文化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杨军认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一定要适应这种变化。理论界关于社会思潮的研究有很多成果,有的有较高理论价值,均发表在专业性较强的学术期刊上。但这样的成果无法面向大众、吸引大众,只有少量专业读者,因而难以起到有效引领社会思潮的作用。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三种传播形态:

运用阶级分析法能有助于把握历史本质和规律。因为阶级分析法通过分析隐藏在不同阶级政治思想背后的、最终起决定作用的物质利益,从经济上说明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的根源;通过分析一定阶段的社会经济关系,把握历史事件、历史活动中各个阶级的立场态度及其力量对比,从而深入认识历史运动、历史事件的性质和特点;通过分析一个阶级或社会集团所代表的经济关系和利益,来深入认识和评价其思想理论观点。这样历史研究就不会停留在浅层次的现象观察、细节的描述和杂乱的史料堆砌中,能够深入到历史本质和规律的层面。

“应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教育大众,应该有很多形式可以用,如影视剧、动漫、游戏等。”杨军说。

学术形态 文艺形态 舆论形态

运用阶级分析法能够更好地辨析史料。马克思主义认为,历史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而后才有可能探寻出“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因为史料大多是由文字记载流传下来的间接材料。它们本身由人记录,包含了记录者的价值倾向和选择,未必能与真实的历史事实完全吻合。由于阶级社会里人都被划分为阶级,处于不同阶级的人因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的差别,在思想观念上也有不同。因此,在历代留下的史料中,或多或少地会保存着阶级的烙印。采用阶级分析法,对史料的思想性进行鉴别分析,才能可以防止对史料的误读误用。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有哪些表现形态?

但是历史虚无主义反对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法,主张用人性论代替阶级论,来解释历史人物的思想和活动,并用“价值中立”“客观主义”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这样历史人物都被改头换面,“好人不好”,“坏人不坏”;把历史材料当作证明自己某种愿望或设想的工具,对史料不作分析、比对和辨伪,只要符合其价值取向,就可使用,甚至违背孤证不立的原则,以一两个史料推翻整个历史结论。这样研究、书写出来的历史不过是“想象的主体的想象的活动”。

杨军:社会思潮在传播蔓延中往往表现出多种形态。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主要有学术形态、文艺形态、舆论形态等。

“可以说,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完全对立。那么,把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混为一谈,能伪装历史虚无主义的什么呢?”杨军说。

其中,学术形态是基本形态,是指专业知识分子以学术研究的方式生产和阐述理论观点,并通过著书立说、发表文章、讲学讲座等途径传播。如遵循西方史学界以“阴谋论”、“权力斗争说”来解释中国共产党历史的做法,利用心理分析法来解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思想行为,根据零星的史料来颠覆马克思主义史学的结论,指责“马克思主义才是历史虚无主义”,等等。

文艺形态是指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利用大众心理和娱乐习惯,把核心观点转化为感性的影视形象和抓人眼球的文字,通过多样化的文艺作品,如影视节目、小说、传记等方式呈现出来。用文艺形态来表现历史虚无主义,在方式上具有情景化、形象化的特点。

举例来说,有的电视节目坚持“娱乐至死”的态度,由非专业的人士任性评说历史,用戏说、恶搞的做法,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大众追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历史,解构为一场场偶然性主宰的历史闹剧;有的文学作品坚持“张扬人性”,以个体叙事演绎整体历史,用想象虚构重构历史事实,通过形象塑造、情节描绘、画面铺设等手法,“重新评说”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丑化人民群众和革命英雄,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

舆论形态是指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积极利用各类媒体,持续推送旨在否定马克思主义史学结论的各种资料、文章,设置议题,炒作话题,引导讨论甚至挑起争论,借此传播其理论观点。

学术化转向和日常生活化转向

新时代赌城手机版 ,是历史虚无主义新动向

《中国社会科学报》:新形势下,历史虚无主义呈现哪些新的情况和新的动态?

杨军:当前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出现一些新的动态,总体上看,是学术化转向和日常生活化转向。

具体而言,一是学术形态突出,其理论观点多以学术话语的方式呈现,其价值指向和问题指向变得隐晦。

二是在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围绕重大历史事件展开讨论。如在2015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时,一些讨论着力于否定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还有一些讨论甚至为汉奸翻案。又如2017年是十月革命100周年,一些讨论着力于否定十月革命的必然性和正当性,并由此说明中国选择“走俄国人的路”是错误的。

三是在历史叙述中关注普通人。一些文艺作品、回忆录、访谈等关注普通人的生活,脱离具体的历史条件片面地描述普通人生活中的艰辛困难,并以此为依据否定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四是利用网络媒体碎片化传播。主要表现在,将其理论观点融入所谓的“内幕揭秘”、“某某说史”、“读史心得”之类的小文章、短视频,通过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新媒体方式传播,以日积月累地“重构”历史的细节,来误导人们对历史的正确认知。

坚持唯物史观立场和科学方法

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强大武器

《中国社会科学报》:针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新形式、新动态,请您谈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杨军: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这个伟大斗争中,包括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

历史虚无主义否定、歪曲党史国史军史,危害国家政治安全。抵御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蔓延,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观点,是“伟大斗争”中的重要内容,是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方面。应对、抵御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仅需要意识形态工作在实务方面采取多种措施,比如落实意识形态责任制、加强对传播渠道的管理,改善提升对全社会的历史教育、完善相关法规制度,在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纪念活动中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等等,而且需要哲学社会科学界从学术方面作出努力。

近几年来,为了凝聚社会共识、抵御错误思想观点蔓延,营造有利于加强和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氛围,我国学术界深入开展了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研究和思想斗争。

在学术研究方面,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渊源、理论观点、话语方法、蔓延特点、实质危害等方面的认识日益深入;在思想斗争方面,通过在媒体上向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观点“亮剑”,捍卫唯物史观和马克思主义史学关于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基本结论,澄清是非,教育大众。这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蔓延。但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兴起和蔓延的社会背景条件仍然存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还是会以不同的形式、通过多种途径表现出来。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学术研究中,我们还需要从哪些方面进一步深入揭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虚无性?

杨军:当下,在关涉中国近现代历史、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各个领域的研究中,要重视以下方面。

首先,坚持唯物史观,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研究和书写历史。历史观在历史认知和历史评价中具有指导意义。唯物史观是在社会历史领域中运用唯物主义与辩证法探讨总体性社会历史发展的科学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中的最重要环节”。它既是关于历史本体即历史过程的理论,又是关于考察历史的思维方法。唯物史观坚持“人民是历史的主体”,明确了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应秉持的世界观和根本准则,回答了学术研究为什么人的问题。唯物史观中包含辩证分析方法、矛盾分析方法、阶级分析方法、历史主义方法等,为认识、研究历史提供了科学方法,也为历史认识通向真理性认识搭建了桥梁。坚持唯物史观,遵循其鲜明的立场和科学的方法来研究、书写历史,积极回应人民群众思想中的疑惑,是应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强大武器。

其次,正确辨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由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有多种表现形态,影响了一部分知识分子和普通人,导致政治原则问题、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往往纠缠在一起。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区分政治原则问题、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各种错误观点。因此,在研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时,要准确研判思潮中不同性质问题,研究思潮影响在不同人群中的表现、不同性质问题的关联与转化等问题。要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不能把一些政治原则问题淡化为一般性的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也不能把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夸大,当作政治原则问题来对待。在正确辨识的基础上,才能够从实际出发,针对不同性质的问题,采取不同的办法。

再次,进一步深化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研究。不可否认,近些年来关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研究,关于揭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危害等,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出现了一些精品力作,但也存在一些不足。进一步加强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研究,应深入到它的内部,加强对其理论观点、史料运用、叙述方式、社会心理基础的精细分析,加强对其中不同性质问题的辨识,把握其传播特点及发展变动的趋势,为有效扼制这一思潮的蔓延提供学理支撑。具体而言,要深入研究历史虚无主义的代表性文本,关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蔓延的社会心理基础,细致区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中不同性质的问题及其相互关系,增强对文学艺术领域和日常生活领域的历史虚无主义现象的分析批评,采用新的技术手段如大数据技术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影响范围、对象、程度及其变动趋势等进行研判。

此外,要继续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当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社会思想领域还存在很多模糊认识,或是把它视为学术思潮、文艺创作流派,或是视为日常舆论,没有看到它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危害。因此,必须继续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帮助党员干部和大众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特点、表现形态和实质。这种思想斗争要积极吸收、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唯物史观指导下的中国近现代历史研究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研究的新成果,既要在宏观层面,根据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近代中国探索民族复兴的艰辛历程,讲清中国选择马克思主义指导、选择社会主义道路、选择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必然性,根据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讲清社会主义道路带给中华民族的光明,讲清探索和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面临的种种困难和挑战,还要在具体问题层面,说明如何科学认识、评价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为什么要反对抹黑共产党领袖、侮辱革命英雄,历史虚无主义意欲何为、错在何处,等等。

当然,思想斗争的方式不仅体现为在报刊杂志发表文章回应、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言论方面,而且要体现在纠正一些大中小学教材的错误倾向,纠正文艺作品中“戏说”、“解构”、“去主流化”倾向,扩大正确导向言论在网络空间的话语权等方面。